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3章 太冲动了
一本读|WwんW.『yb→du→.co
    故事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https://www.88quanben.com/

    阿格哈希扬停下来,喝了一大口茶。

    “后来呢?在这之后的事情呢?”阿尔希波夫娜焦急地追问道。

    “我被您丈夫击晕了啊,亲爱的女士。”阿格哈希扬摊开手,无奈地说道,“洛哈特那家伙嘴里虽说喊的是遗忘咒的咒语,但实际上从他魔杖发出来的是一道昏迷咒……等我再次醒来就是看到你们了。”

    “那他们现在可能在哪里?您有什么线索吗?”

    “大概在森林里吧,”阿格哈希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小镇外边的林地,一直蔓延到阿塞拜疆,他们的落脚地可能在那片山林的任何一个地方,如果这也算是线索的话——”

    “他们离开多久了?”艾琳娜问。

    “我想……”老巫师看了眼楼梯拐角边的立式摆钟,“最多三个小时。”

    “您能肯定他们一定是进入了森林吗?”阿尔希波夫娜问。

    “嗯,”老哈希笃定地点点头,“他们只能去那儿,以前有狼人藏在城镇里变形,有些狼人会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等待月圆夜过去,但最近不可能了。各国魔法部开始追捕狼人,如果在密闭的屋子里变形时被傲罗们堵住,那几乎没有逃脱机会。况且他们人数实在太多了,他们必须在月亮升起前回到林子。”

    “那么,”艾琳娜说,“如果我们想要在森林中找到狼人的落脚点,您有什么建议吗?”

    “我建议你们最好等到早上,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交给魔法部的专家们处理。”

    阿格哈希扬说,转过头看了眼窗外静谧黑暗的街道,语气凝重地说道。

    “最多还有几十分钟,等到月亮升到最高点,外边那片森林将会变成全欧洲最危险的地方。”

    “哪怕他们在人形态时存在逻辑和理性,但当狼人处于狼形时,会完全丧失人类对于是非的判断。”

    “显而易见,那些家伙不可能有充足的狼毒药剂。而如果没有得到治疗,狼人每个月的变形过程会非常痛苦,并且在之后数天内一直处于面色苍白、身体虚弱的状态——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理解非常你们如今的心情,但在月圆之夜冲进四处游荡着狼人的密林,这种行为和自杀没有任何区别。”

    狼化状态下的狼人无论是魔法抗性、物理抗性、移动速度都会出现显著的增强。

    按照著名神奇动物学家纽特·斯卡曼德的说法,狼化的狼人归属在八眼巨蛛、火龙、三头犬这一档次的高度危险存在,而与其他神奇动物不同,狼化的狼人会主动搜寻和袭击在他附近活动的任何人类。

    大多数受害者在狼人袭击时都会因伤重而死,而极少数得以幸存下来的,则会变成狼人。

    阿格哈希扬心里很清楚,如果没有洛哈特主动引走那些狼人,等到月亮升到最高点,那些妄图在小说中寻找希望的白痴们就会化作嗜血的野兽,特萨夫徳佐小镇将会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狼人小镇。

    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化作一片人间炼狱。

    在数十名疯狂的狼人袭击下,小镇里几乎不会有什么幸存者。

    阿格哈希扬移开视线,凝视着壁炉中的火焰,刻意不去看那两名闯进自己家中的大小女人。

    老人曾以为没有什么比醒来后发现房间中只剩自己一人更加煎熬,不过他显然错了。

    吉德罗·洛哈特那个该死的混蛋,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已经结婚生子了!

    相比起在房间中回答那两个即将、或者已经失去了丈夫、父亲的女人,阿格哈希扬宁愿那些狼人重新冲进这个房间,至少他可以拿起魔杖证明自己,而不是坐在壁炉边,无能为力地等待着悲剧发生。

    老巫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挥了挥手。

    “你们放心吧,明天天一亮我就出发,尽我所能去帮你们找回那个臭小子——”

    “可是,您还是没有告诉我们,如何在森林中寻找到狼人。”

    没等阿格哈希扬把话说完,艾琳娜仰起头,固执地又重复了一遍她最开始的那个问题。

    女孩灿若星辰的湖蓝色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华,这让阿格哈希扬不禁回想起老伊万诺维奇还是魔法学校的校长时,他去学校看望老朋友时,学校中小巫师们那种清澈、执拗、初生牛犊般的纯净眼神。

    “不用去寻找他们,”老哈希说道,“当月亮完全升起时,它们会主动来找你的。”

    “在那之前呢?”艾琳娜问。

    “唔,如果是人数比较多的狼人部落,那他们可能会躲在山洞或者林间小屋。”

    阿格哈希扬耸了耸肩,“毕竟除开月圆之夜,他们大部分时间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普通人还要更加虚弱些。他们总得给自己找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地方,但这也得等到天亮才能去找了……”

    “狼人在变回人形之后还会记得他们在变形过程中经历的事情吗?”艾琳娜继续问道。

    “我想是的。这也是狼人数量极为稀少的缘故——”

    阿格哈希扬沉重地说道,“狼人无法选择是否要变形,也会在变形后忘记自己的身份,甚至会找准机会杀死自己最亲密的人。尽管如此,他们在变回人形后仍然能回忆起自己在变形过程中经历的一切。不过如果洛哈特足够幸运,他还是很有可能活着回来。巫师大多可以自救,前提是他自己想活着……”

    绝大部分被狼人咬伤的巫师宁求一死也不愿成为狼人,阿格哈希扬亲眼见证过这样的悲惨故事。

    “唔,所以……嗯,我大致明白了。那现在情况还是相当明了的嘛——”

    艾琳娜若有所思地绕着头发,轻声说道。

    “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要么在狼人变形前找到隐藏在森林中的小屋或山洞,想办法提前救出那个冒失的笨蛋。如果没有在月亮升到最高点前找到他们,等到狼人们开始变身,我们也可以循着狼人们的嚎叫声径直锁定他们的位置——而且在狠狠收拾他们一顿之后,等到他们恢复人形也会记得教训。”

    阿格哈希扬乐了。

    他早该知道,这样年纪的小孩子往往会出现两极分化。

    她们要么会非常容易地被故事中的怪物吓到,要么因为无知而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勇气,考虑到这小女巫可以和母亲一同前往陌生城镇寻找父亲,这个叫做“希儿”的小家伙显然属于后者。

    不过当不远处那名成熟女性同样站起身,重新端起那把硕大的枪械时,阿格哈希扬的笑容消失了。

    “这位……唔,洛哈特夫人,您打算要去哪里?!”

    老巫师手中的魔杖灵巧地挥动了一下,大门传来了咔咔的上锁声。

    “非常抱歉,今天晚上,您和您的女儿哪里也不能去——我等会儿帮你们在楼上收拾出一个房间,今晚你们先在我这里将就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会陪您去找吉德罗·洛哈特的,外面很危险。”

    不出意外的话,洛哈特那个家伙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哪怕他可以暂时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周旋下去,但随着月亮逐渐升到最高,那些化作野兽的狼人绝对不会放过近在咫尺的猎物。等到明天太阳重新升起,吉德罗·洛哈特最好的结局也是变成另一名狼人。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阿格哈希扬唯一可以帮洛哈特做到的,也就是照顾好他的妻女。

    至少不让这两个被情绪冲昏头脑的女人,冒冒失失地在夜幕中冲进狼人森林。

    “这扇门拦不住我们的。请解开魔咒,你也不希望自己的门被打烂吧?”

    “当然,不过我更不希望今天晚上出现第二个牺牲者。”

    阿格哈希扬点了点头,手中魔杖漫不经心地一挑。

    没有任何念咒声,一道耀眼的红光闪过,阿尔希波夫娜猛地一个踉跄。870高高飞起,越过客厅沙发,落到了堆满杂物的柜子边上。

    “您现在不是一个人!洛哈特夫人。想想您的女儿……”

    老人有些生气了,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起来,声音严厉地说道。

    “麻瓜枪械或许那么点儿威力,但它还不足以在森林中抗衡数十名狼人——在一名巫师面前,手持枪械的麻瓜与手持弓弩的士兵没有任何区别。而一名巫师,是没有办法突破数十名狼人的封锁,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把人救走的!如果你还是无法冷静下来的话,我可能不得不强制让您休息一下了。”

    这名亚美尼亚老巫师的魔杖高高举起,一脸严肃地看向勉强站稳的阿尔希波夫娜。

    或许他无法抗衡数十名全副武装、年轻力壮的狼人小伙。

    但倘若对手换成一个手持枪械的普通女人,以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巫……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果还不能把她们控制在屋子内,让她们安安稳稳待到第二天的太阳升起,那他这一大把年纪差不多也算是全活在狗身……

    咔擦。

    阿格哈希扬的念头还没转完,门口方向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

    只见那名小女巫不知何时已经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而在她手中,那个刚修好不久的门把手又一次被拽了下来,失去门锁束缚,房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微凉的夜风迅速朝着屋内灌了进来。

    “情况了解得差不多了,我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分头行动吧——”

    艾琳娜看了一眼阿尔希波夫娜,平静地说道。

    “您回旅店负责接应,外加说明情况。至于洛哈特那边,我来负责……”

    “站住!”

    阿格哈希扬急冲冲地大声喊道,手中的魔杖对准那名似乎完全无视她的小家伙。

    “别逼我朝你念咒——如果你再往前一步的话……该死……”

    洛哈特这一家子的脑子全是石头做的么?!

    老巫师暗骂了一声,没有半分犹豫,又是一道耀眼的红光闪过。

    轰!

    就在魔咒快要击中艾琳娜的瞬间,一层半透明的魔法屏障忽然自动浮现出来。

    那道气势汹汹的魔咒在半空中停滞片刻,紧接着以更快地速度,顺着原本的路径弹了回去——经过了这几个月的改良后,格林德沃送给艾琳娜的“死亡圣器护身符”早就更新足足十几个版本。

    “唉,这些老年人啊,真是太冲动了——”

    艾琳娜有些无奈地看向背后那个又一次陷入昏迷的老巫师。

    “阿尔希波夫娜女士,我想了想,出于安全考虑——等我离开之后,您直接把他叫醒,然后陪着你一起去旅馆找到储备粮,再回到这个地方吧。我允许您给他透露c级权限以下的内容。”

    “与之相应的,休伯利安号到时候的传送地点也会相应地变更到这边的壁炉。”

    “至少有这位老人在,我觉得您的安全应该是有保障的了。”

    “那您呢?”阿尔希波夫娜皱了皱眉。

    “我?当然是去把洛哈特找回来,不然还能怎么办?”

    艾琳娜耸了耸肩,魔杖轻轻放在手边的箱子上,轻声念道。

    “valkyrjaoperational”

    ————

    ————

    好耶!

    logo:zw81200303u: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