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谢谢你
一本读|WwんW.『yb→du→.co
    就像是被充实收获压垮的廉价塑料袋。https://m.88quanben.com/

    无穷的死亡被塞入了那一具躯壳中,令亚雷斯塔的残躯如同吹气球迅速的鼓涨起来,破碎……

    灵魂,肉体,意志,在瞬间迎来了最彻底的瓦解和泯灭。

    于此,代表理想国,向黄金黎明,下达宣判!

    在这由阿努比斯所精心准备的绝杀之下,灭亡已经无可挽回。

    反抗,挣扎,乃至一切预设的办法,一切手段尽数无用。

    如此,悄无声息的,化为尘埃……

    “你……休想!!!!”

    亚雷斯塔怒吼。

    就在灰飞烟灭之中,凝固者的眼瞳猩红,死死的握住了自己的死亡和生命,不容许任何人将它从自己的手中夺走!

    灭亡,戛然而止。

    停滞。

    那一张碎裂的卡牌竟然再度弥合!

    破碎的光环之下,那一具徒留轮廓的残缺身体悬浮在半空之中,独目之中的焰光涌动着。

    毁灭并没有被驱逐,而是强行转化为事象,冻结在自己的身体中。

    就像是将一本书中间,记载着死亡的那一页扯下来,强行接续到了最后面去一样——通过如此诡异的方式,存留于现在。

    不过,就在碎裂的卡牌和破碎的躯壳之中,某种同现境、同地狱,甚至同一切已知范围内所有的源质波动都截然不同的意味却缓缓流逝而出。

    显现本质!

    那样的灵魂,究竟是升华还是凝固呢?

    无法判断,也难以理解。

    甚至就连其构成都和人类决然不同,但又地狱中的一切不像。

    不是人类,因为人类不可能具备那么诡异的性质,也不是事象精魂,因为精魂的源质绝不会如此繁复和驳杂……

    是人造之物?还是天然所生成?

    无法判断,无法理解。

    还是说,这就是卡牌之上所说的……?

    太多的谜团了,也太多的诡异之处。

    先是统治者的晋升,紧接着云中君的纯化之光,再然后奥西里斯的唐突登场和幻象的破灭,最终千里之外阿努比斯的绝杀,乃至亚雷斯塔那奇迹一般的复生……

    这短短几个瞬间所发生的事情,让人目不暇接。太过庞大的讯息充斥在所有人的意识中,令这短暂的时光,仿佛也如同好几个日夜的等待那么漫长。

    但不论发生了什么……

    死亡,不会改变!

    憎恨也不会……

    不会给对手喘息的余地,也不会像是动画中的反派一样,留给对手任何的变身时间。

    当亚雷斯塔开始恢复的瞬间,那弥散的黑暗便再度收缩,无数即将消散的恨意在仇敌的复苏之下,再度聚合!

    鹦鹉螺咆哮。

    黑暗如潮,席卷而来!

    “走开!”

    亚雷斯塔的残缺手臂抬起,像是握紧了什么,怒斥。

    寒潮凭空迸发,冰霜绝狱的景象浮现。

    来自深渊的最深处,号称突破了绝对零度,令灵魂也为之冻结的绝境,被事象记录重现——低温随着那一只手掌的命令,向前飞射而出。

    可就在寒潮的正前方,那涌动的黑暗骤然分裂开来,向着四面八方。

    无穷尽的黑暗化为了数之不尽的铁鸦,嘶鸣着,自一为众,自寒潮的侵蚀之下分裂,又擦着冰霜的边缘,再度聚合,扑面而来!

    归墟的轮廓从黑暗中浮现!

    ——大司命!

    在鹦鹉螺的演化之下,黑暗之门在瞬间开启,笼罩了亚雷斯塔的身影。

    “痴心妄想——”

    凝固者的神情狰狞。

    在转瞬间,竟然能做出如此凌厉的变化,不得不让人赞叹。

    可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早在槐诗拟化天阙的瞬间,他就已经猜测到了如此的可能,如今的变化,对于亚雷斯塔来说,不过是故技重施而已,根本不值得有任何的惊骇或者动摇。

    变化无穷、杀之不尽、灭之不完……

    短短的几次交手之后,亚雷斯塔对于鹦鹉螺的诡异性质早已经烂熟于心。

    同这样的对手较量,单纯的进攻和防御都只不过是在拖延败北的时间而已,倘若不能以凌驾于其上的力量在瞬间泯灭的话,那么就只能用其他的方法……

    将这出笼的猛兽,再度囚禁在铁笼中去!

    用这世上最严密的封锁!

    只要将其桎梏,纳入掌控之中,用不了多久,这一份失控的恨意就会将槐诗自己撕扯成粉碎!

    刹那间,亚雷斯塔的手指忽然伸出,向上挑起。

    好像勾动了万钧之物,令脚下的遗世独立之处为之轰鸣,大地为止翻卷——那架设在层层地脉和灾厄之中的庞大城池随之扭曲!

    好像一本摊开在地上的巨大书籍一样。

    东方和西方,城市的两截以诡异的姿态,迅速升起——整个遗世独立之处在剧烈的震荡中,再度化为了一部巨书,向着内侧,向着鹦鹉螺,合拢!

    在轰鸣之中,以凌驾于电光之上的速度。

    遗世独立之处封闭完成。

    而就在那之前,无穷的深渊黑暗已经从合拢的巨书中展现——凭借着来自法之书的操纵,对遗世独立之处进行转化。

    海量的事象记录被再度具现而出。

    在弹指间,一个崭新的地狱从其中被创造而出。

    一个,为鹦鹉螺,准备的囚笼!

    现在,在无穷的黑暗里,那重生的地狱在迅速的收缩,向内,挤压着每一寸的空间,在外而内的一点点收紧了绞索。

    鹦鹉螺不断的变化。

    时而群鸦飞舞,时而像是潮水那样弥漫,最后化为了浓厚的黑雾,扩散,但不论如何,都找不到这一片囚笼的任何缝隙。

    虽然是一片空空荡荡的空间,但本质上,这是调动了贝内特的事象记录,所再现而成的甜水深渊。

    演化出太初的虚无。

    这是在现境诞生之前,永恒空旷和荒芜的深渊!

    短短的几个弹指之后,内部的空间就从数十公里收缩到了数百米的方圆,一切都在这强势的蹂躏之下分崩离析。

    鹦鹉螺再无法维持曾经的庄严轮廓。

    坍塌。

    黑暗不断的涌动,像是愤怒的火山那样。

    “能够以如此微薄的力量,借用外力,支撑到现在,甚至差点杀死我……这一场战斗,你足以自傲了。”

    亚雷斯塔沙哑的低语,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庆幸还是后怕:“看来我终究还是小看了你,槐诗,你比我预想之中的,更有威胁。”

    “嗯?难道你很厉害么?”

    在那一片舞动的黑暗中,槐诗的面孔隐隐展露,带着讥诮的笑容:“差点战胜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还是说,你觉得,统治者就了不起?

    ——那种东西,被人杀的还少么!”

    在话音未落的时候,那一片涌动的黑暗,便骤然凝固了。

    像是有什么庞大的东西,从其中涌现,可是却无法突破地狱的束缚,无法再度凝聚成型——

    可伴随着槐诗的话语,无穷的恨意和憎恶竟然开始激荡,彼此碰撞在一处,如铁一样坚硬的凝固灵魂之中浮现出一丛丛耀眼的火花。

    光芒涌现。

    如此的锋利。

    如此的……刺眼!

    亚雷斯塔的神情微微一滞,手掌迅速合拢,地狱向内收缩,要将一切都彻底碾碎,还原成最基本的源质沉淀。

    可那一瞬间,他竟然发现,向内坍塌的地狱,停滞了!

    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主了一样。

    有某种超出预料的力量,在自内而外的酝酿着,扩散,向外撑出,同这囚禁自己的地狱角力。

    向着自己的敌人,嘲弄的冷笑。

    “诚然,无数事象记录,几乎可以视为无数手段……实在是变化多端,能将这样的技巧运用到这种程度,你确实很厉害,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

    槐诗的面孔从黑暗中升起,眺望着头顶的地狱和黑暗,好像看得到他的脸一样,满是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事象记录中,没有一个,属于你自己呢?”

    亚雷斯塔沉默着,没有说话。

    只是脸色越发的阴冷。

    “那只是假货罢了,亚雷斯塔,是你alt+c来的量产物。页上复制了别人的心血之后,改个名字,发到其他地方一样……看起来很厉害,看起来很可怕,可不论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得到了什么样的殊荣,但那都不是你。”

    “你似乎总有准备,对于各种事情,都有准备的手段。可一旦出现了预料之外的意外,就会手足无措……

    为何会这样呢?是因为年轻,还是因为幼稚呢?

    我一直在思考这一点,到后面,我才明白……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你吧,亚雷斯塔?”

    槐诗冷漠的发问:

    “——自始至终,你都只不过,是在抄袭而已!”

    轰!

    黑暗剧震,那一片不断迸射烈光的憎恨之海里,属于槐诗的灵魂终于缓缓的升起,踏着无数先辈所奠定的道路,由这无数憎恨所铺垫成的台阶。

    他一步步的向上升。

    向着地狱的最顶峰。

    可在那濒临破碎的灵魂之后,无穷的黑暗开辟,所展露的,竟然是耀眼到让人无法直视的辉光!

    就好像是……太阳!

    太阳,从地狱中升起了!

    在察觉的同时,毛骨悚然的寒意再度亚雷斯塔的脊髓中窜起,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却令他意识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困惑和茫然。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云中君?大司命?还是奥西里斯?都不是,都不对……可那肉眼可见的辉光,从最黑暗处所升腾而起的光明。

    那是……

    ——东君?!

    在最后的瞬间,他听见了黑暗中,戏谑的话语。

    充满了谢意。

    “谢谢你,亚雷斯塔。”

    槐诗说,“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创造了,如此得天独厚的环境!

    倘若没有你的话……又如何去寻找如此完美的时机?

    又如何能够,顺畅的完成,进阶东君的秘仪?!

    伴随着那得意的大笑声,滚滚黑暗彻底消散,取而代之的繁复而庞杂的结构。

    四天在上,下设九地,层层叠叠的矩阵充斥期间,其中的每一个细小的部分拆解开来都足以用无穷量的讯息去注解。

    那是由彤姬亲手,铭刻在槐诗的灵魂之中,铭刻在命运之书内部的秘仪!

    如今,以鹦鹉螺为祭品,无数憎恨和灾厄为源,将一切都囊括在这焚尽万物的秘仪之中,最后,再投入槐诗的灵魂。

    能够成功么?

    不,应该说,难道还存在成功的可能么?!

    不具备独特的性质,不具备操控烈日的神性,也没有承载万丈威光的灵魂,如此仓促,如此匆忙,如此不合规矩的,使用这样的方式去进阶?

    难道往成功率的小数点后面数到一万位,能找到个0以外的数字么?

    必然是失败。

    必然会中道崩殂。

    也必然会被自己所创造的奇迹所吞噬。

    甚至,最终那一轮汇聚了无穷奇迹和灾厄的太阳,也将迅速的迎来了寿命的终结,如同恒星坍塌一样,向内,收缩……

    演变为无穷的毁灭。

    就像是现在那样——

    在槐诗的大笑声中,属于东君的聚变就此开始!

    千万道辉光将他的灵魂吞没了,包裹在其中,如同为他披上了一层辉煌庄严之衣,冠带的耀眼光轮如冕。

    就这样,燃烧着,从地狱的最深处,冉冉升起!

    向着天穹之外的天穹,向着地狱之外的地狱。

    可数不尽的阻隔拦在了他的前面,束缚着那一轮萌芽中的太阳,令无穷伟力不得施展,令孕育而出的巨人无法诞生。

    令动荡的奇迹和灾厄,随着燃烧的鹦鹉螺一同,震怒咆哮!

    地狱震荡。

    一切都湮灭在扩散的火光里……

    遗世独立之处所形成的巨书疯狂的震颤起来,一缕缕漆黑的烟雾从纸页之上升腾起来,在封面上,那一轮代表着太阳的徽记在迅速的膨胀,扩散。

    就像是烈日已经近在眼前。

    被囚禁与这小小的瓶中!

    亚雷斯塔的脸色苍白,破碎的轮廓张口,呐喊。

    他调动了所有的力量,压制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毁灭——可是会有用么?注定毁灭的东君,还有这黄金黎明所缔造的地狱,又有哪个会率先迎来灭亡?

    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就像是槐诗一样。

    当那个神经病用鹦鹉螺进阶的瞬间,双方就已经被一同推到了悬崖的边上!

    用注定的失败,换取亚雷斯塔的失败。

    用自己的毁灭,去换取遗世独立之处的毁灭!

    这就是槐诗的送命计划。

    在阿努比斯之后的第二手准备……

    原本他只是想要在大战之中寻找一个空隙——一个十秒钟的空隙,足够自己完成秘仪,进行进阶的时间。

    可十秒钟已经太过奢侈了,奢侈到足够无数次毁灭和死亡的发生。

    甚至在亚雷斯塔从阿努比斯的惩戒中重生时,槐诗都已经放弃了这个计划。

    可就像是命运的玩笑一样,亚雷斯塔竟然主动将他囚禁在了封锁之中——甚至,唯恐他有任何的可趁之机,将内外彻底隔绝。

    原本只是如同火药一般的爆发,现在,便进阶为了炸弹!

    在这密闭且稳固的空间之内,当东君的进阶失败,迎来陨落的瞬间,所产生的恐怖力量,将会在突破这一束缚之后,以百倍以上的破坏力,降临在遗世独立之处……

    现在,究竟是自己先燃烧殆尽,还是亚雷斯塔所创造的地狱分崩离析?

    槐诗大笑着,展开双臂,投入那永恒的光焰里。

    瞬间,焚烧至虚无!

    可是在堪比灵魂泯灭的痛楚之中,他却产生了某种奇特的幻觉,某种自己化为了恒星的感觉——高悬与永恒的黑暗中,释放万丈光芒,照耀一切,生长一切,毁灭一切!

    可他却依旧未曾能够彻底融入。

    来自盖亚碎片的限制和赌局的规则束缚着他的灵魂,将他同自己所创造的奇迹所隔离,好像石棉防火衣一样,令他在那毁灭一般的烈光中畅快的遨游。

    然后,便听见了……世界破裂的哀鸣。

    地狱颤抖。

    在扩散的光焰之中,浮现出一道道细碎的缝隙,在毁灭的边缘徘徊,却又被狂怒的凝固者层层束缚,镇压。

    唯有嘲笑声回荡在亚雷斯塔的耳边,如此的刺耳!

    拥抱炸弹的感觉如何?

    作茧自缚的感受怎么样?

    还有,这一轮太阳的光焰……可曾烫手么?!

    在极限到来的瞬间,所倾听到的,只有统治者头顶的光环破碎的声音。遗世独立之处所形成的巨书封面上,崩裂出庞大的缝隙,转瞬间,自内而外的泯灭。

    无数碎片,无穷的事象记录在光焰的喷薄之下飞向了远方。

    而燃烧的烈日,终于从其中跳出。

    槐诗大笑着,张开双臂,拥抱眼前的世界。

    盖亚剧震,时隔数百年之后,再度迎来了太阳的光芒。

    那庄严的光轮迅速的升上天空,在其中,槐诗抽取着不断互相碰撞和泯灭的奇迹与灾厄,令万丈光焰收束。

    在这自我毁灭之前的短短刹那。

    拔剑!

    向着前方……

    宛如太阳风骤然爆发,无穷尽的热量被震怒的恒星抛出,形成了稍纵即逝的耀斑。而汇聚了所有力量的一剑,已经化为刺痛天地的光芒,自亚雷斯塔的身旁疾驰而过。

    抛下坐以待毙的统治者不顾。

    向前。

    向上。

    向着天空的更高处。

    那一道道令人作呕的虹色光芒!

    串联着所有地狱势力,沟通源质和灾厄,形成罗网的……

    !

    就这样,在亚雷斯塔、在马瑟斯,在所有地狱统治者和棋手们的怒吼中……

    ——斩!

    logo:zw81200303u: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