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七五章 养生
一本读|WwんW.『yb→du→.co
    从吃早饭开始,直到午后,各司衙门派人络绎来探视,京都府的人帮着秦逍一起招待,过了午饭口,这才空下来,只是屋里屋外已经堆满了各色礼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京都府近日有人大婚或者做寿。https://www.88quanben.com/

    秦逍知道这些礼物加起来的价值肯定不菲,真要都变成现银,恐怕都足够几辈子的花销。

    不过这些礼物放在京都府可不成,必须尽快送回去,本想让京都府的人帮忙送回自己的府里,但又对这些人不放心,万一中间有人顺手牵羊摸走几件,自己可就亏了。

    只是今天他的运气着实太好,天要下雨,立刻就有人送伞。

    “爵爷,你家人过来探望。”唐靖在门口恭敬道:“下官已经将她领来。”

    秦逍抬头望过去,瞧见一名娇美少妇从门外进来,梨花带雨,眼圈泛红,不是秋娘又是谁。

    “姐!”见到秋娘,秦逍心情大好,快步上前,见得秋娘眼圈红红的,似乎刚哭过,立刻问道:“怎么哭了?可是有人欺负你?”

    秋娘看着秦逍,哽咽道:“他们说......说你犯了案子,被京都府抓起来了,我上午才知道,急忙过来,这位大人.....!”看了唐靖一眼,唐靖立时躬身,拱了拱手,秋娘继续道:“这位大人是好人,知道我来探望,所以亲自带我过来。”

    唐靖察言观色,虽然知道秦逍尚未成亲,但眼前这美貌少妇肯定与秦逍关系匪浅,向秦逍拱手道:“爵爷先和娘子说话,下官告退,大人如有吩咐,大声叫一句,院子外面有人。如果再有人过来探望,下官先让他们等候。”又向秋娘赔了笑脸,这才退下去,离开时非常懂事地带上了门。

    秦逍这才握着秋娘手,柔声道:“谁说我被抓起来了?”抬手往四周指了指,道:“你瞧瞧,这里可是监牢?”

    秋娘环顾一圈,也有些诧异。

    毕竟这屋里宽敞得很,而且古色古香,雅致非常,莫说监牢里,就是自家屋里也没有这帮富丽堂皇,诧异道:“那.....那他们的话.....!”

    秦逍牵着秋娘的手走到桌边,一屁股坐下,微用力一扯,将秋娘拉着坐在了自己一条腿上,秋娘有些着急,便要起身,秦逍笑道:“别害怕,这院子的主人现在是我,没我吩咐,他们肯定不会过来打扰。”抬起手臂,一根手指挑着秋娘的下巴,见得美娇娘水汪汪的眼眸儿有些红肿,柔声道:“是我不好,害姐姐为我担心,其实没什么事情,我在这里待上两天,吃喝无忧,很快就会出去。”

    “他们说你杀了渤海世子,是真的假的?”秋娘来路上担心不已,这时候看到秦逍居住的环境,并不像是被囚禁,微微宽心。

    秦逍点头道:“那个渤海世子在我大唐滥杀无辜,还摆设擂台侮辱大唐,我一时冲动,登上擂台一刀捅死了他。不过比武之前,我和他都按了生死契,这份契约现在就在我身上,有了这份生死契,谁也不能对我怎么样。”

    秋娘幽幽道:“我知道你做事一定有原因,不会没道理,你肯定不会做坏事。”

    “你觉得我做的一定是好事?”秦逍含笑看着美娇娘。

    秋娘点点头,秦逍环抱美娇娘腰肢,开心道:“我知道就算天下人都不信我,可是秋娘姐一定会相信我。”

    “但府里的人在议论,说你虽然是大唐的盖世英雄,但渤海世子的身份尊贵,你杀了他,渤海人也不会善罢甘休。”秋娘担忧道:“你也别骗我,我知道你虽然在这里衣食无忧,但也不能离开,是被他们软禁起来。”

    秦逍淡淡一笑道:“什么渤海世子身份尊贵,在我眼里只是一条死狗而已。我还是大唐的子爵,比一个区区渤海世子高贵得多。”

    “接下来怎么办?”秋娘蹙眉道:“白衣不在京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京都里我认识不了几个有地位的人,要不我去找知命书院的韦老夫子?白衣在书院待了多年,和书院里许多人都相熟,韦夫子是他的先生,他是读书人,我去找他,或许能想办法帮你。”

    “韦夫子?”秦逍摇头笑道:“秋娘姐,你真的不必担心,我说没事就没事。”顿了顿,轻声问道:“对了,你对知命书院了解的很深吗?”

    秋娘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了一下才道:“我父亲是读书人,本来在徐州给人做幕僚,后来有人帮他在京都找了个差事,可是到了京都没多久,他就患急病过世。”说到这里,俏脸黯然,秦逍握住她手,只听秋娘继续道:“父亲过世之后,母亲照料我和白衣,艰难度日。好在父亲的一位故交找上门,安排我进了宫里,我进宫不到一年,母亲就过世,临终前将白衣送到了知命书院,交给韦夫子照顾。”

    “秋娘家,那个.....岳母大人难道和知命书院很熟?”秦逍和秋娘虽然尚未成亲,但他已经将秋娘视为自己的妻子,自然称呼其母为岳母,疑惑道:“否则韦夫子为何会接受顾大哥?”

    秋娘道:“这事儿其实我也不大清楚,不知道母亲为何会认识韦夫子。不过白衣在知命书院有老夫子照顾,我在宫里也就安心。”

    “那你可见过韦夫子?”

    “见过。”秋娘道:“我在宫里的时候不能出宫,不过每隔几个月宫里会允许家人在指定的地方探望,白衣还小的时候,书院会派人带着白衣去看我。后来白衣大了,就自己去了。我见到夫子,是在离宫之后,韦夫子照顾白衣多年,我自然要谢他,买了些礼品去了书院。韦夫子人很好,是个慈祥的老爷爷,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看不出韦夫子到底多大年纪。”秋娘道:“韦夫子是知命书院的院长,知命书院在京都名气不大,院里加起来也就三四十号人。我第一次见夫子的时候就在几年前,他须发皆白,按道理来说也该六七十岁了,可是他额头没有皱纹,脸上的皮肤看起来一定也不显得苍老,就像四十多岁的人。”

    “顾大哥没告诉你韦夫子多大年纪?”

    秋娘摇头道:“你知道白衣的性情,他爱书如命,平时沉默寡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问一句答一句,不过关于书院的问题,他很少回答,我也向他打听过韦夫子,但每次问到夫子,他一句话也不吭,就像是听不见,我也习惯了,就不再多问。”

    秦逍对知命书院自然是存着满腹疑云。

    他其实已经大概确定,红叶不出意外的话,肯定和书院关系有着极深的渊源,甚至就是书院的人,顾白衣和红叶肯定认识,自己的那位大舅哥出自书院,平时看起来温和木讷,但却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苏州之乱,顾白衣能够和太湖王联系,甚至能够让太湖军出动,这当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他没见过夫子,但书院有红叶和顾白衣这两位人物,就已经不简单。

    只是他也清楚,如果书院真的有什么秘密,秋娘肯定也不会知道。

    “不过韦夫子喜欢吃栗子。”秋娘笑道:“糖炒栗子,那是夫子的最爱。我见到夫子后,夫子留我在书院吃饭,我给他带的点心他很喜欢,他告诉我说,他最喜欢的是糖炒栗子,要是以后再去书院,别的都可以不带,给他带一包糖炒栗子就好。”

    “糖炒栗子?”秦逍失笑道:“街市上随处可见。”

    秋娘点头道:“是啊,所以后来逢年过节我都去书院探望他老人家,每次都必不可少给他带几包糖炒栗子,他一看到就笑得合不拢嘴。不过我送去的糖炒栗子可不是在市集上买的,是我自己炒的,韦夫子说我炒的栗子比其他的都好吃,欢喜得很,为此还特意教我如何养生。”

    “养生?”

    “他说自己的年纪其实很老了,不过每天都会抽时间吐纳。”秋娘道:“他将吐纳之法教了我,让我在空闲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养气,不要让别人知道。”

    秦逍忽然想起来,自己进京当夜,想要趁秋娘睡着的时候偷吻,但秋娘却在一瞬间迅速反应,那速度让自己都觉得很吃惊,不过这事儿过后也就没放在心上,此时却忽然明白,秋娘有那般迅速的反应,很可能与韦夫子传授的吐纳之法有关系。

    “咱们在一起这么久,我也没见你养气。”秦逍故作失望道:“你连我也瞒住了。”

    秋娘忙道:“不是,你可别多想,我.....我就是担心你笑话我,所以.....!”

    “怎么会。”秦逍一只手从秋娘的腰肢滑落,贴住美娇娘饱满的腴臀儿,丰满弹手,轻声道:“原来姐姐一直在偷偷养生,难怪将身材养的这么好,要什么没有什么,韦夫子真是个大善人,将我的秋娘姐变得如此前凸后翘,这真是便宜我了.....!”

    秋娘脸一红,立刻抓住秦逍揉捏自己腴臀的手,羞臊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你还胡思乱想。”不过屋门被唐靖带上,心下微宽,其实她早已经将身子交给秦逍,知道这小家伙花样繁多,哪一次在床上不是换着花样折腾自己,这点小手段实在算不了什么,她也习以为常,被秦逍调教的十分温顺,这时候也只是担心被人瞧见。

    秦逍也知道这是京都府,在这里亲热就是在有些过分了,想到什么,笑道:“对了,姐,你今天来的正好,不然我还正准备让人去找你。”指着屋子里那堆积如山的礼盒,道:“这些都是咱们的,院子里还有,反正都是好东西,我正想着怎么运回家里,正好你来了,待会儿你让咱家的马夫找几辆大马车,将这些东西全都拉回去。”

    秋娘扫了一眼,方才虽然已经看见,却没放在心上,也没有想到这些竟然都归秦逍所有,有些惊讶道:“都是咱们的?”

    “是。”秦逍道:“有古董字画,有珍贵药材,还有上好的绸缎,东西杂乱,有些我都没拆开,等拉回家里,你好好清点一下。”

    秋娘更是诧异,不过知道这种事儿自己还是不要多问,想了一下才道:“那晚点过来拉,大白天运回去,别人看见,还以为你是大贪官。”

    秦逍忍不住凑上去,在秋娘脸上亲了一下,道:“不愧是我的贤内助,考虑周到。你晚上派人过来拉走。”凑近秋娘耳边,低声道:“要不要晚上过来住在这里,这里的床很多,两个人不挤。”

    秋娘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却还是担忧道:“你在这里真的没事?真的不用去找韦夫子帮忙?”

    “不用,你就踏踏实实在家里等着。”秦逍还是忍不住一只手在秋娘滚圆的腴臀上抚摸,低声道:“好好养气,将身材养的更好,等我回去好好折腾你。”

    秦逍在京都府抚摸秋娘屁股的时候,身在四方馆内的渤海使者崔上元却正在大发雷霆。

    “探望?送礼?”崔上元怒不可遏:“唐国人这是想做什么?他们这是在有意侮辱我们吗?”

    赵正宇和几名渤海官员都是脸色凝重。

    “大人,派去盯望的人看得很清楚,从早上到午后,唐国许多官员都带着许多礼物进了那座京都府衙。”赵正宇沉声道:“那个秦逍是杀害世子的凶手,他们竟然还如此对待,这就是做给我们看,故意侮辱我们。”

    “不只是做给我们看。”崔上元在渤海身为右议政,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冷笑道:“这些人是在给唐国皇帝压力,他们这样做,是想告诉唐国皇帝,唐国的官员对秦逍的所作所为都很赞同,唐国皇帝不能因为要给我们大渤海国一个交代便惩罚秦逍。这些官员不直接向他们的皇帝进言,而是用这样的行动迫使唐国皇帝宽恕秦逍。”

    赵正宇皱眉道:“那个秦逍与唐国的官员有如此良好的关系?那么多人要维护他?”

    崔上元冷笑道:“他们维护的不是哪个人,而是维护他们自以为的唐国尊严。秦逍杀害了世子,如果唐国皇帝下令惩处,就等于是说秦逍做错了,惩处秦逍,就是在向我们大渤海认错。”目光如刀,咬牙切齿道:“唐国的官员们,不愿意认错,他们在想办法让唐国皇帝判处秦逍无罪,这不是为了一个人,而是为了唐国已经不存在的尊严。”

    渤海官员们都是怒容满面,一名官员道:“大人,如果唐国不惩处秦逍,我大渤海国的尊严将荡然无存,回国之后,莫离支不会饶恕我们。”

    “你们都准备一下。”崔上元目光坚定:“我们立刻去皇宫,无论唐国皇帝见不见我们,我们就等在唐国皇城的大门前,她一天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就一天不离开,即使饿死在那里,也要迫使他们给大渤海国一个交代!”

    logo:zw81200303u: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