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我没有玩泥巴!
一本读|WwんW.『yb→du→.co
    祖妖已经下定决心了。https://www.88quanben.com/

    他既不能给祖家丢面子。

    他自己的前途,也全都押在这一战之中。

    今晚,他必要杀了洪十三。

    哪怕是楚云,对此刻的祖妖来说,也都是次要的了。

    祖妖出手了。

    他主动出手了。

    在洪十三甚至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

    他脚下一蹬。

    刹那间。

    仿佛一道光影,呼啸而至。

    左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短刀。

    一把藏于袖中的短刀。

    刀锋划过。

    就连空气都仿佛被碾碎了。

    发出一道异常尖锐的噪音。

    咻!

    刀锋从高往低,劈向了洪十三的面门。

    反观洪十三,却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

    直至刀锋逼近。

    他才抬手。

    然后,伸出了两根手指。

    看似轻描淡写地,夹住了祖妖手中的刀锋。

    “妈的!太装了!”

    陈生震惊于洪十三这匪夷所思的手段。

    与此同时,也发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是的。

    洪十三太装了!

    他可以格挡。

    可以躲避。

    有一万种手段,能够化解这一次的危机。

    可他偏偏,却选择了最冒险的。

    也最让人无法理解的手段。

    他选择了用两根手指去夹。

    这对他是冒险的。

    对祖妖,也是难以想象的羞辱与打击。

    祖妖微微沉了一下脸色。

    手腕陡然发力。

    欲一刀斩断洪十三的两根手指。

    可在他荡开洪十三双指的瞬间。

    后者身躯猛然前倾。

    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击中了祖妖的胸膛。

    伴随扑哧一声响。

    祖妖吐出一口血水。

    身躯踉跄往后倒退。

    可洪十三,却没有任何的停息。

    他右手一探,竟是匪夷所思地,从祖妖手中,夺走了刀锋。

    “结束吧。”

    洪十三刀锋划过。

    切断了祖妖的咽喉。

    这并不是洪十三第一次杀人。

    但却是第一次在如此场合之下杀人。

    楚云说过。

    他或许在杀了祖妖之后,会拥有不一样的心境和感受。

    此刻。

    他杀了祖妖。

    也为楚云,解决掉了燃眉之急。

    哐当。

    刀锋落地。

    洪十三有些失望地看了楚云一眼:“我没有感受到什么变化。”

    “武道境界上,你的确没有什么改变。”楚云微微站起身,抿唇说道。“但你的眼神却告诉我。你的内心,有了杀气。”

    “这算是改变吗?”洪十三问道。“我刚杀了人,有杀气不是正常的吗?”

    “不。”楚云摇摇头。说道。“你要想在武道上拥有实质性的进步。光靠自身的钻研和淬炼,只是一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打败敌人,甚至击杀敌人。”

    “武道,是杀人技。不是当摆设的存在。”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当我杀了足够多的人。我的武道境界,就会有足够大的进步?”洪十三问道。

    “倒也不是。”楚云摇摇头。“但你总是需要去尝试。去经历这些。如果永远闭门造车。那你的进步,一定不会太大。也会沦为纸上谈兵。”

    “今晚的祖妖,没有给我带来太多实质性的改变。甚至,无法让我对自身的手段上,进行改进。甚至找不出破绽。”洪十三皱眉说道。“坦白说。我真的很失望。”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在得瑟,还是真的很失望。”楚云平静的说道。“但我必须告诉你的是,这只能证明,祖妖无法对你构成威胁。如果换做今天和你决斗的是我父亲楚殇。你觉得,你会有改进吗?会找到自己的破绽吗?”

    “会。”洪十三眼中放出光芒。

    “你不仅会找到自己的破绽。”陈生撇嘴说道。“你还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说的对。”洪十三点头,陷入了沉思。

    可瞧那他姿态。

    明明打了胜战。

    甚至是打败了祖家四大王之一。

    他却仿佛遭遇了人生滑铁卢。

    整个人的精气神,一点儿也不积极向上。

    这搞的楚云就算打败了祖清泉,也一点儿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展现出得意乃至于骄傲。

    这就好像楚云明明很努力地考了年级第二。

    可年级第一的家伙却告诉大家,他并没有任何的突破。他甚至没有通过这场考试,得到任何的进步。他很失望,心情很糟糕。

    那第二的楚云该怎么办?

    得意吗?

    显得格局小了。

    骄傲吗?

    那就更显得不要脸了。

    第一都不骄傲。

    他凭什么骄傲?

    楚云叹了口气。忽然拍了拍陈生的肩膀说道:“我忽然有点理解你了。”

    “装逼犯。”陈生斜睨了洪十三一眼。

    “吃宵夜?”楚云忽然开口说道。

    “我看行。”陈生点头。

    真田木子闻言。立刻吩咐人安排。

    而且这里发生了太多流血事件。

    真田木子也安排了另外一家酒店服务楚云。

    所有人乘坐专车离开。

    抵达崭新的酒店之后。

    一群人聚在一次吃宵夜。

    楚云身上的伤势,也进行了处理和包扎。

    陈生给自己整了一杯大扎啤。非常痛快地喝了起来:“今晚咱们是不是暂时安全了?”

    真田木子却是微微摇头说道:“理论上和实际上,是不一样的。我只能说,至少在这顿宵夜之前,我们应该是安全的。”

    洪十三闻言,却是微微抬眸说道:“我希望祖家可以再安排一个高手找过来。我也相信,祖家应该有那种可以让我得到提升的强者。”

    “够了。”陈生放下酒杯,挑眉说道。“你小子太狂了。能不能低调点?”

    “如果我这么说话,影响你的心情了。”洪十三说道。“我可以改。”

    楚云的朋友,就是洪十三的朋友。

    他知道楚云和陈生的交情有多么的深厚。

    他对陈生,也是无限包容的。

    尽管在洪十三眼里。陈生在武道世界里,根本就是一粒尘埃,一文不值。

    但洪十三并不会因此而看不起他。

    至少表面上不会——

    “影响我什么心情了?”陈生撇嘴说道。“我就是想告诉你,做人低调点好。太高调了,迟早遭雷劈。”

    “嗯。”洪十三微微点头。“我知道了。”

    “你真的知道了吗?”陈生怒视洪十三。

    “真的知道了。”洪十三点头。

    “那你的脸上为什么还露出了笑容?你是看不起我吗?”陈生愤怒地质问道。“洪十三,你知不知道老子闯荡江湖的时候,你还在洪家后院玩泥巴?”

    “我三岁习武,八岁那年,已经被爷爷视作洪家继承人,开始接触外界的强者,学习先进的武道技巧了。”洪十三很认真地说道。“我不认为我那时候还在洪家后院玩泥巴。”

    logo:y190523wh:l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