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九十九章 过程对你来说不重要(7)
一本读|WwんW.『yb→du→.co
    九天后,巴陵城。https://www.88quanben.com/

    李晓荣在美味时尚餐厅门口下车的时候,发了一怔呆。

    还是孙敬提醒她姜武阳和方琳他们过来了,李晓荣才缓缓下车。

    李晓荣看上去有些憔悴,脸上的还有两道伤痕显得有些刺目。

    今天是李晓荣出院,方琳说要为她庆祝一下,问她想去哪里吃。

    李晓荣突然就想到了数个月前,和高芙蓉在美味时尚餐厅吃饭的情形,于是张口就说出来。

    方琳好像知道李晓荣的心思,邀请了姜武阳和老王过来。

    李晓荣看到姜武阳后,主动上前拥抱了一下他,牵扯到了姜武阳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

    李晓荣衷心说了一句谢谢后,松开拥抱发现姜武阳一脸痛苦的样子,没好气道:“你至于嫌弃成这样吗?”

    老王一笑,方琳连忙轻声解释道:“他背后挨了一枪,好在没伤到血管,不然我们就要去烈士陵园去瞻仰他了。”

    李晓荣一听,连忙道歉道:“啊?你也受伤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姜武阳淡淡一笑,道:“没事,这伤没大碍,就是牵扯得整个人不得劲。”

    方琳看了老王一眼后道:“今天只有老王最乐,因为他要替姜武阳喝酒。”

    老王马上道:“你打电话要我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说的啊。”

    方琳笑道:“李老板的酒,你以为这样好喝啊?她现在每天进账都是数以百万计,想要巴结她的人从巴陵城一直排到了澳门。请你喝酒,出去吹牛多有面子。”

    老王也笑了,道:“也是,以前还敢称她小李,现在真的只能称李总了。无他,怕李总的手下看我不顺眼,随时会卸掉我车轮子。”

    李晓荣知道他们都是在说笑,目的是为了冲淡自己心里的郁结。

    于是领他们的情道:“你们只要不这样挖苦我,我可以天天请你们喝酒。”

    姜武阳道:“你欠我的人情,确实要还我,天天让我喝也不敢喝,一年喝几次酒倒是没点问题。”

    李晓荣还以为姜武阳说的是澳门救自己的事情,正要再说感谢的话。方琳一听又笑了,抢先道:“姜武阳你可够小心眼的,一直惦记着上次在姜家小厨的事情啊?”

    姜武阳道:“花了我好几个月的工资呢。”

    李晓荣一怔,随后笑道:“没问题,以后想喝酒管找我。”

    四人说说笑笑,就走进了餐厅,孙敬则去安排酒菜。

    大家坐定,酒菜上齐。

    李晓荣主动端起酒杯朝姜武阳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都在酒里。”

    说完将半两杯的白酒一饮而尽。

    姜武阳阻拦了老王要替自己喝酒的举动,端起酒杯道:“这酒我自己喝。我也知道你心里想什么,那我也借着酒劲,说点真话。”

    说完也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姜武阳放下杯子后,缓缓道:“陈鸿的案子结案了,有些案情不能公布,但是你作为家属,有权知道一些隐情。我也明白,我要是不说清楚,你不但会找我讨要说道,也会还折腾下去。”

    李晓荣放下了杯子,轻声道:“我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去尼日利亚的拉各斯找到芙蓉。案子你不说,我也会想尽办法知道。”

    姜武阳点头道:“所以,方琳很担心你,她希望我能将案卷调阅给你看。这是违规的事情,我不会做。但是酒桌上闲谈一下,无伤大雅,我记忆不错,可以以我说的为准。”

    李晓荣点了点头,道:“行,边吃边聊。”

    姜武阳道:“西亚银行的问题,在陈鸿出事之前,我们就已经在协助经侦开始介入了。潘家三父子的问题,我们一开始也无从下手,直到陈鸿出事,暗自就无形中打开了一个缺口。”

    李晓荣轻声问道:“陈鸿到底有什么问题?他的死是他杀还是自杀?”

    姜武阳道:“自杀。但也是在孟丽莎逼迫之下自杀的。”

    李晓荣冷声道:“这个孟丽莎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姜武阳看了李晓荣一眼,缓缓道:“她就是孟丽莎。陈鸿和袁见经常往来的时候,就这样认识了。这个孟丽莎嗜赌如命,输了不少钱后就主动靠上了陈鸿。结果陈鸿就这样被她套进去,直到走投无路。”

    李晓荣摇头道:“可我怎么查到孟丽莎的身份是被人冒用了?”

    方琳白了李晓荣一眼道:“这还不是孟丽莎知道你在查她,所以故意误导你放出的烟雾弹。”

    李晓荣皱眉,缓缓问姜武阳道:“高朗怎么失踪了一样,你对他做了什么吗?”

    姜武阳苦笑道:“我们一件件事情来解释。他的问题我会解释的。”

    李晓荣默然。

    姜武阳道:“孟丽莎一开始就唆使陈鸿拿下帝豪赌场的控股权。而陈鸿很清楚这里面的凶险和难度,陈鸿没有野心,但是有贪财的心。所以,他一边讨好潘杰晟,一边在阮向南这里拿好处,确确实实捞到了实惠。”

    “陈鸿无意救下阮向西,发现了阮向南的把柄,原本是计划和袁见商量好,让袁见高价卖给潘杰晟,然后他们俩一起隐居去国外,想安安生生的过完这辈子。没想到孟丽莎知道这些之后,就逼迫陈鸿去找阮向南摊牌。不然就将陈鸿脚踏两条船的事情告知潘杰晟和阮向南。”

    李晓荣暗想,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报应。

    陈鸿就活该摊上这样的恶女人!

    姜武阳道:“陈鸿一开始想趁早将阮向南的把柄早点出手出去,不管是阮向南回购,还是潘杰晟收购,只要达到了他预期的价格,他就拿着钱脱身,想要摆脱孟丽莎的纠缠。然而,孟丽莎早就看穿了陈鸿。在他离开澳门的最后一个晚上,她就开始了自己的布局。”

    李晓荣点了点头,道:“你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孟丽莎在针对陈鸿?所以,她就寄给我那张照片,就是要我和陈鸿闹翻?”

    姜武阳道:“不错。只是她高估了陈鸿,低估了你。孟丽莎绝对没想到你会隐忍不发,甚至还周末一起回娘家吃饭,还有心思打牌。”

    李晓荣摇了摇头,本想解释一下,却发现自己说什么都没意思,于是叹了口气,轻声道:“陈鸿出事的那晚,她和孟丽莎见了一面?”

    姜武阳摇头道:“没有。不过,孟丽莎给陈鸿打了一个电话,里面说了什么现在无从知道,但一定是捏住了陈鸿的命门,我猜想是威胁要绑架媛媛吧。然后就是将他在阮向南和潘杰晟之间的事情公布出去。”

    李晓荣皱眉道:“阮向南交出帝豪的股权给我的时候,说孟丽莎从没有和他有正面接触过。”

    姜武阳道:“孟丽莎很谨慎,她对自己的心腹手下也不是完全信任。很多时候,屈赛凤只按她的指令办事,一旦对手下有怀疑,那就会毫不犹豫的灭口。”

    李晓荣吃惊的问道:“你是说,屈赛凤是被孟丽莎杀掉的?”

    姜武阳点了点头道:“孟丽莎安排她绑架高芙蓉,结果这件事居然就这样不了了之。可惜这谜团只怕永远也解不开了。”

    李晓荣道:“我找到高芙蓉亲自问她就知道了。”

    方琳这时候道:“芙蓉应该是和这个屈赛凤之间有了某种交易,如果芙蓉愿意和你说,她不需要你问就会告诉我们,如果她不想说,你问了她也不会说的。”

    李晓荣心里暗叹,知道方琳说得没错。

    嘴里却道:“不管如何,我都会不惜代价安排人去拉各斯去找到她。”

    方琳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姜武阳缓缓道:“接下来的解释一下高朗。高朗原本是香港警方的卧底,因为他的上司遇害,所以他就成了孤子。而他的上司和我关系很好,在出事后打了一个电话我,让我想办法帮助高朗一把。”

    李晓荣呆住,她真没想到高朗居然是香港警方的卧底。

    姜武阳接着道:“高朗为了自保,于是将自己社团的老大算计死了,然后他做了幕后的老大。高朗掌权之后就开始寻找的那枚能证明他是卧底身份的印章。不过他不是想恢复警察的身份,而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坚持做他的社团老大。”

    原来是这样!

    姜武阳道:“那枚印章隐藏了一个u盘,而我第一时间找到了这个u盘。为了考验一下高朗,我做了一个假印章,放在了出事的地方,结果这枚印章被高芙蓉巧不巧的得到了。然后就有了后来你和他合作的事情。”

    李晓荣点了点头,道:“那龙梅春的死是谁做的?”

    老王道:“是潘杰晟的人,准确说金枪鱼安排人做的。”

    李晓荣问道:“这是因为什么?”

    老王道:“龙梅春查到了孟丽莎的一些线索,她也是一个贪心的女人。没有直接告诉你,而是主动约谈了孟丽莎,结果反逼着孟丽莎和潘杰晟的手下金枪鱼联手,最后将她入局杀害了。”

    李晓荣叹了口气,心里冒出一股无言的悲哀。

    经过姜武阳的解释,很多事情就能说得通了。

    叮铃铃,就在这时,李晓荣手机响铃,她一看是女儿打来的,连忙接通道:“媛媛,你来医院了?我的天我,我已经出院了啊。你和谁在一起?好好,你在医院呆着,妈妈马上赶回来,我们一起回家。”

    李晓荣挂了电话后道:“对不起,我要医院接女儿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姜武阳淡淡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以后可以找我。我现在因伤做文职了,时间自由,爱好品酒。”

    李晓荣看了他一眼,一脸认真道:“要不你辞职来我这里吧,我将公司讲给你管理。”

    姜武阳笑了笑,道:“可以考虑。”

    李晓荣一笑,起身道:“那我等你考虑的结果。”

    说完看了方琳一眼,转身而去。

    三人静静望着李晓荣消失在门外后,方琳幽幽叹了口气道:“我担心这样瞒不了她多久的。”

    姜武阳道:“知道真相的大致也就这么几个人,阮向南肯定不敢多事,阮家的事情让他一定人顶着已经够仁慈了。潘杰晟要是说出来,李晓荣一定不会放过他。许佳成判了无期,他除非想自己不安生,这件事也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

    方琳轻声道:“我不敢相信,要是她知道了真相,会受到什么样的打击!这样也好,让她去拉各斯折腾吧。反正她现在有钱,去解放那里的女性同胞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姜武阳道:“我击毙高芙蓉时候,老实话也确实松了一口气。如果高芙蓉被捕了,这件事想瞒都瞒不住,那就只能是让她对面现实了。”

    老王也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就不明白,陈鸿能找到李晓荣这样女人,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姜武阳道:“陈鸿其实一直在冒险,他贪心而没有担当。所以他自私而无情。他想要讨好两头,显然不以为自己愚蠢,而是以为自己太聪明。他以为一切都是像瞒着李晓荣一样瞒着高芙蓉。陈鸿其实也没有真的想到自杀,他应该是失足掉下去的。”

    方琳瞪眼道:“你还有什么隐瞒了我吗?”

    姜武阳摇头,缓缓道:“这是我个人的推测,陈鸿是想以自杀来威胁高芙蓉妥协的。然后他会真的和李晓荣离婚,和高芙蓉远走高飞。结果在屋顶的时候脚滑了一下,真的就变成了自杀。因为我察看现场的时候,看到了那一道滑痕。再综合陈鸿之前打出的电话和信息,和陈鸿之前种种的表现,我笃定陈鸿是不想死的。”

    方琳叹气道:“你觉得陈鸿是爱李晓荣的吗?”

    姜武阳点了点头,道:“应该爱。但是却不敢爱下去。因为高芙蓉就像狼一样盯着他。最要命的是,情人和妻子还是闺蜜,这样的情况,也只有高芙蓉能做得出来。”

    方琳冷声道:“归根结底,都是陈鸿的错。”

    姜武阳叹了口气,道:“是啊。还是那句俗话说得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陈鸿和高芙蓉想要强求的富贵,最后偏偏让无欲无求的李晓荣都得到了。”

    方琳乜了姜武阳一眼,淡淡道:“帝豪转手到晓荣手里,你没做小动作?”

    姜武阳叹气道:“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

    方琳摇头道:“我不信。”

    老王也摇头道:“我也不信。”

    随后三人都笑了笑,姜武阳道:“看看,外面又开始下雪了,世界还是有无限美好的,不要总写着那些阴暗的一面。”

    全书完

    《无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